当前位置:首页 > 女人 >

枪声之后 入境果敢

  • 女人
  • 2021-09-22 21:39
  • admin

  果敢,一座隐身在缅北丛林中的孤独城市。这里是缅甸掸帮第一特区的首府。

  在缅北的崇山峻岭中,果敢遥遥远望着缅南的国土。无论是从地理还是文化上,对于缅甸而言,果敢都是一座边城。

  居住在这里的果敢人,大多数是汉人的后代。他们中间,有明末追随永历帝朱由榔避难于此的溃兵遗族,他们自称祖先来自“南京府”。这里也有解放前夕国民党残余部队奔逃入缅的后人。还有后来缅共时期从中国越境而来的汉人。

  历史用近400年的时光,在缅北雕琢出了一个独特的民族:果敢族。

  果敢,在缅文里是“九户人家”的意思。但果敢人自己却愿意把它解读为“果断+勇敢”。

  在毒品泛滥的“金三角”时代,这里遍地盛开着美丽却邪恶的罂粟花。而禁毒之后,果敢星罗棋布的赌场成为中国内地豪客们的销金窟。

  历代战乱不已的果敢,在最近的20年里获得了难得的和平与宁静。但从8月8日以后,缅甸政府军与果敢军之间的军事对峙越发严重,直至战事突起。一夜之间烽火满边城,枪炮声将果敢多年的平静击碎。

  战后果敢:半座空城

  能形容战后果敢的词语只有一个:萧条。

  果敢与中国小镇南伞只有数公里的距离。但两地的气氛完全是天壤之别。

  虽然在战火纷飞之后,果敢市面已经恢复了平静,但稀少的人流、紧闭的店铺、以及往来不断神情严峻的缅军,都是时时刻刻提醒着你,战争刚走不远。果敢的市面依然略显紧张。

  果敢的主城分为三个部分:东城、老街和双凤城。东城独立于老街和双凤城之外,与两地有3公里左右的距离。

  从市容上看,果敢很像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的某个中国内地县城。战前,这里虽然杂乱不堪,但是生机勃勃。缅甸政府军与果敢军的战事爆发后,曾经热闹无比的果敢变得一片萧条。

  在东城一带,几乎所有店面都已经关闭。而面积最大的老街一带,90%以上的店面也是关门闭户。一些被砸碎的橱窗和满地的玻璃依然触目惊心的散落在街道上——这些是战乱期间不法分子抢劫和偷盗的痕迹。

  烈日当空,没有生机的老街安静得可怕,偶尔或有行人匆匆一闪而过。一只老狗哼哧哼哧地从小巷里窜了出来,老街安静地可以听见它的爪子踩踏石板而过的声音。

  果敢城最热闹的地段,是在以双凤塔为核心的双凤城。

  这里的几条商业街以双凤塔为核心横七竖八地向四面辐射开来。各式各样的店铺挤满了这些小小的街道。虽然双凤城的市面情况要比东城和老街好一些,但也只有不到三成的店面恢复了营业。由于这里是商业核心地段,缅军专门派了士兵持枪在双凤塔一带站岗巡逻。面色黧黑的缅军士兵端着枪,在哨岗附近来回游走,警惕地注视着街面上的行人。

  “现在整个果敢只有我们这条街上的3家餐馆还在营业,你要吃饭还只能到我这里来呢。”来自湖北的张宣亚在果敢开了3年餐馆。即使在最乱的时候,他和妻子也没有逃出果敢城。“反正仗没有在城里打,抢东西的也不会抢快餐馆。”

  8月27日和28日两天,大批果敢人和中国商人躲避战火,出逃南伞。随后的数日内,少量人又陆续返回果敢城内。

  “但是回来的人还是很少,很多国内商人以后不会再呆在果敢做生意了。”在双凤城经营超市的四川人蒋全福叹叹气表示,这场仗让很多人失去了安全感。在打仗期间,蒋全福是少数坚持留在果敢的中国人。“超市要是没有守,一定会被抢光的。”他说,那两天城市的抢劫和偷盗事件很多。蒋全福把家人组织起来,大门紧闭,手持大砍刀24小时守在店里。“来过好几拨人要撬门抢东西,都被我们给喝退了。”

  虽然市面平静了很多,但是城内留守的中国商人对未来却很不乐观。“战前果敢城里基本八成都是中国商人,只有不到两万的果敢本地人。现在中国商人90%以上都躲到中国境内了。果敢很可能在很长时间里都是半座空城。至少要半年才能恢复过来。”现在当地的人们最担心的是缅甸政府军与佤帮军队之间可能爆发的战争。“佤帮的实力比果敢军强多了,也很能打。”大家担心缅甸可能会爆发更大规模的内战。那样的话,战火很可能会绵延到果敢地界。

  赌场:歇业的和开业的

  果敢,在禁毒之后,最为外界所知的是赌场。赌场在果敢星罗棋布,甚至在一些农贸市场里,都有着小型的赌摊分布。但显然,战争已经断了这个果敢最重要的经济来源。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