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 >

“文化大革命”中

  • 情感
  • 2021-11-14 22:38
  • admin

 

 
 

 
 

 

  陈秉忱(1903―1986),字��丞又��臣,原名陈文�U。出生于山东潍县城里一个名门望族,是清代著名金石家陈介祺的曾孙。他褓婴时丧父,其母是佃农的女儿,秉忱自幼与母亲相依为命。在母亲的教育下,他从不随便使用佣人,并很尊重他们,佣人们也都爱戴他。他经常布衣素食,从不走门串户,只是埋头读书。他反对亲戚族人中一些游手好闲、吃喝玩乐的公子们,更反对顽固不化到死还戴着满清辫子的封建家长们。在他幼小的心灵中深深地打上了反对封建制度,痛恨旧社会的烙印。

  1926年至1927年北伐战争期间,秉忱随同母亲到潍县乐道院暂住,认识了张同俊一家。他的母亲与张同俊的母亲结拜为姐妹,秉忱与这个革命家庭来往密切,从而得到一些进步书籍。开初读《天演论》、《新青年》和鲁迅的著作。他在鲁迅先生“唤起民众”的思想影响下,开始在家乡办书店,但不久被军阀查封。后去教书,结识了一些进步青年,接触到了共产主义的思想。他认识到只有马克思主义才能唤起民众,才能救中国的道理。于是他主动与地下党组织联系,秘密地阅读《北方红旗》,多次资助、营救、掩护革命同志。1932年因营救一位共产党员,被坏人出卖,遭逮捕入狱押在济南。敌人把他当成“要犯”,不仅戴了手铐,而且钉了重镣。残酷的监牢生活并没有使他屈服,反而因目睹很多共产党员的英雄事迹,更加坚定了共产主义的信念。他参加了监狱里的绝食斗争,也被敌人拉出去陪过法场。“文化大革命”期间,“四人帮”诬说他是叛徒,查来查去只能查到敌人档案中对他审问时坚贞不屈的笔录。后来,当他回忆起这段监狱生活时,很有风趣地说:“脚镣很沉,夏天还好过点,冬天就只能把家里送来的棉裤缝拆开才能穿上,整日要用身体去暖和这个铁家伙”。“近三年的监狱生活,是我的最好课堂,使我进一步懂得了真理。从一个地主少爷走上了革命道路,这是我一生最大的转折。”1935年他被释放回家后,由丁叔言介绍到电灯公司工作。秉忱每天上班,经常与车间工人交谈。后来发觉同桌办公的人有政治背景,怕出问题,即辞职不干了。后来他到志成小学当了教员,该校校董兼校长是他的本家哥哥,很器重他。秉忱除当教员外,又借校址办起了识字夜校,到校上学的全是一些贫民子弟。他买好石板(写字板)、课本、煤油灯,每晚由他的大儿子帮他搬到学校上课。“七七”事变爆发,夜校停办。当时地方上组织民众抗日自卫队,夜校学员多数积极报名参加。

  这时,全国掀起了抗日救国运动高潮,潍县各界人士组成抗敌后援会。随即成立了抗敌剧团,秉忱积极参加了该团的宣传演出活动。演出剧目有《放下你的鞭子》、《黄河岸上》、《血吼》、《血洒卢沟桥》、《打鬼子去》等。演唱的歌曲有《义勇军进行曲》、《流亡三部曲》、《五月的鲜花》、《毕业歌》等。除在街头、乡镇、集市演出外,还在南坝崖中华戏院举行义演。因剧情感人,演得慷慨激昂,揭露了日寇的侵华罪行,观众无不动容称好。

  1937年9月,秉忱参加了民族解放先锋队,满腔热情地从事着抗敌救亡工作。在“民先”组织的领导下,他参加了在撞钟院小学举办的两期骨干分子训练班。该训练班的任务是组织大家学习“民先”的性质和任务,讲述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开展游击战术等军事知识。同年10月19日,他参加了“民先”召开的纪念鲁迅逝世一周年大会。秉忱学习鲁迅先生的战斗精神,为了民族的解放事业,贡献着自己的一切。

  1938年3月,秉忱在潍北参加了八路军七支队,任参谋部秘书主任,从此走上了革命的道路。1939年5月,他长途跋涉,历尽艰险,经上海、重庆、西安等地到达革命圣地延安,在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在团结、紧张的学习生活中,陈秉忱感到浑身都是力气。尽管当时他患着严重的胃溃疡病,但仍然坚持劳动锻炼,几个月的学习,思想提高了,身体也健壮了。毕业后,到延安中国医科大学教育处任注册股股长。

  1941年6月,陈秉忱在延安加入中国共产党。1942年至1945年在中央军委工作,先后任秘书厅、作战部秘书,办公厅科长等职。1944年当选为中央直属机关甲等模范工作者。抗日战争胜利后,陈秉忱担任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中央代表团机要秘书。1946年至1949年,先后任鲁中行署科长、济南市人民政府秘书主任、北京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副主任、中央军委作战部办公室主任。

  • 关注微信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